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取得长足进步但仍存教育观念滞后走过场等问题
专家建议 对中小学生制定专门毒品预防教材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在第35个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各地政法干警走进中小学校,开展形式多样的禁毒宣传教育,在与同学们的互动中提升其识毒、防毒、拒毒意识能力。

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取得长足进步但仍存教育观念滞后走过场等问题
专家建议 对中小学生制定专门毒品预防教材

来源:法治日报2022-06-24

法治日报记者 陈 磊 见习记者 张守坤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在第35个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各地政法干警走进中小学校,开展形式多样的禁毒宣传教育,在与同学们的互动中提升其识毒、防毒、拒毒意识能力。

根据禁毒法,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应当将禁毒知识纳入教育、教学内容,对学生进行禁毒宣传教育。《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各地中小学生普遍接受过毒品预防教育,同学们大多建立了毒品危害的意识。但同时一些地方也存在走过场、搞“运动式”教育等形式主义问题。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建议,在对中小学生进行毒品预防教育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转变禁毒教育理念、解决禁毒体制机制问题、落实政策法律保障等。此外,还应尽快建立评估制度和体系,对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效果进行评价,可以考虑对中小学校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实施一票否决,提升教育效果。

进行禁毒宣传教育

中小学校责无旁贷

留着寸头,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穿红色T恤和牛仔短裤。

6月19日傍晚,记者在北京市望京体育公园门口见到了今年11岁的安安,他目前是北京市朝阳区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

当被问及在学校是否接受过毒品预防教育时,安安说,他在五年级上学期按照老师要求参加了一次线上青少年禁毒知识竞赛,“先观看几段介绍禁毒知识的视频,然后在线答题”。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附近的王珍(化名)告诉记者,她儿子也在上小学五年级,上学期同样参加了一次线上青少年禁毒知识竞赛,“禁毒教育应当从小抓起”。

2003年3月,教育部发布《中小学生毒品预防专题教育大纲》,对小学五年级至高中二年级各年级学生的毒品预防教育的目标、内容、课时等作出了具体要求。例如,小学五至六年级进行4课时“毒品预防专题教育”,初中6课时,高中4课时。

多位北京家长告诉记者,他们在这个年龄段内的孩子都在学校接受过毒品预防教育。

这种情况不仅限于北京。浙江省金华市某小学六年级学生王磊(化名)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每年都会通过学校公众号、黑板报等形式进行禁毒知识宣讲。他在低年级时对毒品没有具体概念,但潜意识里知道“它不是好东西,不要接触”。

王磊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各种宣传教育,他对毒品的危害认识也越来越具体,“毒品不仅毁灭自己和家庭,还危害社会,有百害无一利,我们应当坚决远离毒品,如果遇到吸食毒品、毒品交易等情况,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报警”。

在一些地方,毒品预防教育还延伸到了校外。

安徽省宿州市下关中学学生郑梦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今年6月20日,学校组织学生到宿州市西关街道社区禁毒防艾教育中心进行参观,西关派出所民警及禁毒志愿者向同学们详细讲解了毒品的危害,提醒学生们在加强识毒、防毒、拒毒意识的同时要远离毒品陷阱。

郑梦茹称,她平时通过互联网和学校电子屏幕对一些新型毒品有所了解,但通过这次参观,才清晰地认识到奶茶、咖啡、橙汁、巧克力等都可能是“易容”毒品。

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禁毒教研室教师曾文远介绍,“预防为主”是我国禁毒工作方针的首要之义,禁毒宣传教育则是毒品预防的基本举措。我国向来重视禁毒宣传教育工作,尤其是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

在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专家库成员、云南师范大学法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莫关耀看来,我国出台的一系列法律政策文件,给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提供了依据。如2008年6月1日实施的禁毒法,中共中央、国务院2014年印发的《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以及中宣部、教育部、国家禁毒办等十四部委2015年8月发布的《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规划(2016-2018)》,2019年1月国家禁毒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加强新时代全民禁毒宣传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等。

这些年来,我国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取得明显成效。根据公安部2021年6月发布的数据,我国在校学生禁毒知识知晓率达96%以上。

但值得关注的是,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也有不足之处。在采访中,有老师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天津市某小学教师赵明(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学校每年禁毒日、禁毒月都会开展活动,但每年也就开展一次,而且较为敷衍。“就是让老师轮流为公众号写文章,由学生出黑板报,感觉活动的主要目的不是让学生学到禁毒知识,而是拍照应付检查。”

据曾文远观察,我国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在内容和方法上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其产生原因既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一些学校的教育工作者毒品预防教育理念存在偏差,应付心理较为严重,并未真正认识到毒品预防教育的重要性。

曾文远还发现,一些中小学校的禁毒师资力量未能有效予以整合,如毒品预防教育兼职老师、法治副校长等并未配备到位。一些地方因为财政紧张,无法筹措师资聘请和课程开发等相关资金。

教育观念仍然滞后

缺乏专门教育队伍

禁毒法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应当将禁毒知识纳入教育、教学内容,对学生进行禁毒宣传教育。

根据《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要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重点针对青少年等易染毒群体开展毒品预防教育,实现普通中小学校、中等职业学校和高等学校毒品预防教育全覆盖。

在莫关耀看来,这意味着党中央、国务院将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提升至关系国家安全、民族兴衰、人民福祉的高度,而不仅仅是安全教育、科学教育。

曾文远认为,我国高度重视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既有国家关注学生健康教育的原因,也有遏制和减少新吸毒人员滋生的需要。“从近些年我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的情况来看,青少年吸毒人员的比重越来越高,而且成为吸毒人员的主要增长点,开展包括中小学生在内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非常必要。”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会员、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汤建彬提醒说,随着科技和经济的高速发展,毒品也在更新换代,从一开始的植物提取到化学合成,更隐蔽、更迷惑、毒性更强,我国所面临的禁毒形势仍然严峻。

“中小学群体具有较强的好奇心,但意志相对薄弱;喜欢追求新鲜事物,但对新鲜事物的认知能力有限。很多以贩养吸的人员,会怂恿诱导欺骗周边的人吸毒。如果中小学生对新型毒品的认知不足,在存在外力干扰时,很容易对新型毒品进行尝试。”汤建彬说,中小学校应当认识到禁毒教育的重要性,严格依法开展禁毒教育,给孩子们的未来打好“预防针”。

莫关耀认为,在教育部发布《中小学生毒品预防专题教育大纲》的基础上,2021年10月,教育部印发《生命安全与健康教育进中小学课程教材指南》,将青少年学生毒品预防教育纳入课程并提出课程标准,使毒品预防教育得到进一步落实和推动,但在中小学校这个毒品预防教育的“主战场”,毒品预防教育距离我国现实毒品形势、任务、教育目标要求还有差距。

在莫关耀看来,其背后的原因有很多,最为重要的是,我们的理论研究和认识水平仍不到位,教育观念仍然滞后。比如,在减少毒品需求和减少毒品供应中,减少需求更为重要。而预防教育是减少需求的最有效方式,特别是青少年的毒品预防教育至关重要。

“我们必须把禁毒教育与生存教育、生活教育和生命教育融为一体,才能得到教育行政部门、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的重视和欢迎。”莫关耀说。

根据莫关耀的调研和研究,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还存在缺乏专门队伍、缺乏专业教材等问题。“全国广大中小学教师普遍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禁毒教育、专业培训与指导。截至目前,作为中小学校禁毒教材使用的书籍,没有一本获得教育部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的批准。”

“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责任制度也不健全,禁毒法规定了学校对学生的禁毒宣传教育义务,但该义务的不履行并无明确的法律责任。”曾文远说。

积极改进教育方式

与法治教育相结合

针对依法开展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提升毒品预防教育效果问题,受访专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在莫关耀看来,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作涉及多个部门,应由国家禁毒委员会出台更加明确各部门职责和职能分工,以破解责任不清问题。在此基础上,亟须解决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的专职机构问题,可以在市(州)、县(区)禁毒办设立内部专门毒品预防教育机构,配备毒品预防教育专职人员,依法保障预防教育经费。

“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主阵地在学校,主渠道在课堂,核心的对象是学生。”莫关耀建议,解决师资队伍缺乏问题,首先可以建立国家级毒品预防教育专家委员会,各省、市同步建立专家委员会,以保证毒品预防教育的科学性、规范性和权威性。建立毒品预防教育师资库,可以由德育、历史、生命教育等多学科教师组成,形成毒品预防教育骨干教师网络。大力开展毒品预防教育师资培训,以保证教学的规范性和有效性。

“在目前不能够为每一个学生提供一本禁毒教材、每校开设一门禁毒课程的情况下,可以给学生提供一些教辅、课外读物、社会实践等。从解决师资问题的角度看,开发一套毒品预防教育的教师指导用书,可能是当下更为迫切的需求。”莫关耀说。

“有必要针对中小学生的身心特点和智力水平,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制定专门的毒品预防教学材料,使学校毒品预防教育更加制度化、专业化和系统化。”曾文远说,积极地将禁毒元素有机融入语文、历史、化学、生物、思想品德等课程,发挥渗透教学作用,充分利用各种考试机制,将毒品预防知识纳入中考和高考范畴。

曾文远认为,还应该改进教育方式,尊重中小学生的主体性,以互动性教学(如头脑风暴、角色扮演、游戏等)和实践性教学(如参观禁毒教育基地)作为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的主要方式。

汤建彬建议,毒品预防教育,在教学内容上应与时俱进,以传统毒品为起点,以新型毒品为重点,配置真实的案例,让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提高中小学生的警惕性,同时注重与法治教育的有机结合。

他说,在课堂教育中,可以邀请禁毒一线的公安民警、毒品领域专家等走进课堂。学校毒品预防教育的真正落实,还需要公安机关、司法行政部门和卫生行政部门等给予帮助和支持,才能充分汲取禁毒斗争中的经验,呵护下一代健康成长。

“对于中小学生的毒品预防教育效果,必须尽快建立评估体系,可以由第三方采取随机访谈、问卷等方式进行调查,予以量化评估并提交国家禁毒办作为考核依据,对于教育效果不好的中小学校实施一票否决。”莫关耀建议。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取得长足进步但仍存教育观念滞后走过场等问题
专家建议 对中小学生制定专门毒品预防教材

2022-06-24 07:19:03 来源:

法治日报记者 陈 磊 见习记者 张守坤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在第35个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各地政法干警走进中小学校,开展形式多样的禁毒宣传教育,在与同学们的互动中提升其识毒、防毒、拒毒意识能力。

根据禁毒法,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应当将禁毒知识纳入教育、教学内容,对学生进行禁毒宣传教育。《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各地中小学生普遍接受过毒品预防教育,同学们大多建立了毒品危害的意识。但同时一些地方也存在走过场、搞“运动式”教育等形式主义问题。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建议,在对中小学生进行毒品预防教育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转变禁毒教育理念、解决禁毒体制机制问题、落实政策法律保障等。此外,还应尽快建立评估制度和体系,对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效果进行评价,可以考虑对中小学校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实施一票否决,提升教育效果。

进行禁毒宣传教育

中小学校责无旁贷

留着寸头,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穿红色T恤和牛仔短裤。

6月19日傍晚,记者在北京市望京体育公园门口见到了今年11岁的安安,他目前是北京市朝阳区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

当被问及在学校是否接受过毒品预防教育时,安安说,他在五年级上学期按照老师要求参加了一次线上青少年禁毒知识竞赛,“先观看几段介绍禁毒知识的视频,然后在线答题”。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附近的王珍(化名)告诉记者,她儿子也在上小学五年级,上学期同样参加了一次线上青少年禁毒知识竞赛,“禁毒教育应当从小抓起”。

2003年3月,教育部发布《中小学生毒品预防专题教育大纲》,对小学五年级至高中二年级各年级学生的毒品预防教育的目标、内容、课时等作出了具体要求。例如,小学五至六年级进行4课时“毒品预防专题教育”,初中6课时,高中4课时。

多位北京家长告诉记者,他们在这个年龄段内的孩子都在学校接受过毒品预防教育。

这种情况不仅限于北京。浙江省金华市某小学六年级学生王磊(化名)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每年都会通过学校公众号、黑板报等形式进行禁毒知识宣讲。他在低年级时对毒品没有具体概念,但潜意识里知道“它不是好东西,不要接触”。

王磊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各种宣传教育,他对毒品的危害认识也越来越具体,“毒品不仅毁灭自己和家庭,还危害社会,有百害无一利,我们应当坚决远离毒品,如果遇到吸食毒品、毒品交易等情况,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报警”。

在一些地方,毒品预防教育还延伸到了校外。

安徽省宿州市下关中学学生郑梦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今年6月20日,学校组织学生到宿州市西关街道社区禁毒防艾教育中心进行参观,西关派出所民警及禁毒志愿者向同学们详细讲解了毒品的危害,提醒学生们在加强识毒、防毒、拒毒意识的同时要远离毒品陷阱。

郑梦茹称,她平时通过互联网和学校电子屏幕对一些新型毒品有所了解,但通过这次参观,才清晰地认识到奶茶、咖啡、橙汁、巧克力等都可能是“易容”毒品。

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禁毒教研室教师曾文远介绍,“预防为主”是我国禁毒工作方针的首要之义,禁毒宣传教育则是毒品预防的基本举措。我国向来重视禁毒宣传教育工作,尤其是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

在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专家库成员、云南师范大学法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莫关耀看来,我国出台的一系列法律政策文件,给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提供了依据。如2008年6月1日实施的禁毒法,中共中央、国务院2014年印发的《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以及中宣部、教育部、国家禁毒办等十四部委2015年8月发布的《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规划(2016-2018)》,2019年1月国家禁毒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加强新时代全民禁毒宣传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等。

这些年来,我国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取得明显成效。根据公安部2021年6月发布的数据,我国在校学生禁毒知识知晓率达96%以上。

但值得关注的是,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也有不足之处。在采访中,有老师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天津市某小学教师赵明(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学校每年禁毒日、禁毒月都会开展活动,但每年也就开展一次,而且较为敷衍。“就是让老师轮流为公众号写文章,由学生出黑板报,感觉活动的主要目的不是让学生学到禁毒知识,而是拍照应付检查。”

据曾文远观察,我国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在内容和方法上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其产生原因既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一些学校的教育工作者毒品预防教育理念存在偏差,应付心理较为严重,并未真正认识到毒品预防教育的重要性。

曾文远还发现,一些中小学校的禁毒师资力量未能有效予以整合,如毒品预防教育兼职老师、法治副校长等并未配备到位。一些地方因为财政紧张,无法筹措师资聘请和课程开发等相关资金。

教育观念仍然滞后

缺乏专门教育队伍

禁毒法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应当将禁毒知识纳入教育、教学内容,对学生进行禁毒宣传教育。

根据《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要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重点针对青少年等易染毒群体开展毒品预防教育,实现普通中小学校、中等职业学校和高等学校毒品预防教育全覆盖。

在莫关耀看来,这意味着党中央、国务院将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提升至关系国家安全、民族兴衰、人民福祉的高度,而不仅仅是安全教育、科学教育。

曾文远认为,我国高度重视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既有国家关注学生健康教育的原因,也有遏制和减少新吸毒人员滋生的需要。“从近些年我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的情况来看,青少年吸毒人员的比重越来越高,而且成为吸毒人员的主要增长点,开展包括中小学生在内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非常必要。”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会员、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汤建彬提醒说,随着科技和经济的高速发展,毒品也在更新换代,从一开始的植物提取到化学合成,更隐蔽、更迷惑、毒性更强,我国所面临的禁毒形势仍然严峻。

“中小学群体具有较强的好奇心,但意志相对薄弱;喜欢追求新鲜事物,但对新鲜事物的认知能力有限。很多以贩养吸的人员,会怂恿诱导欺骗周边的人吸毒。如果中小学生对新型毒品的认知不足,在存在外力干扰时,很容易对新型毒品进行尝试。”汤建彬说,中小学校应当认识到禁毒教育的重要性,严格依法开展禁毒教育,给孩子们的未来打好“预防针”。

莫关耀认为,在教育部发布《中小学生毒品预防专题教育大纲》的基础上,2021年10月,教育部印发《生命安全与健康教育进中小学课程教材指南》,将青少年学生毒品预防教育纳入课程并提出课程标准,使毒品预防教育得到进一步落实和推动,但在中小学校这个毒品预防教育的“主战场”,毒品预防教育距离我国现实毒品形势、任务、教育目标要求还有差距。

在莫关耀看来,其背后的原因有很多,最为重要的是,我们的理论研究和认识水平仍不到位,教育观念仍然滞后。比如,在减少毒品需求和减少毒品供应中,减少需求更为重要。而预防教育是减少需求的最有效方式,特别是青少年的毒品预防教育至关重要。

“我们必须把禁毒教育与生存教育、生活教育和生命教育融为一体,才能得到教育行政部门、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的重视和欢迎。”莫关耀说。

根据莫关耀的调研和研究,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还存在缺乏专门队伍、缺乏专业教材等问题。“全国广大中小学教师普遍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禁毒教育、专业培训与指导。截至目前,作为中小学校禁毒教材使用的书籍,没有一本获得教育部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的批准。”

“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责任制度也不健全,禁毒法规定了学校对学生的禁毒宣传教育义务,但该义务的不履行并无明确的法律责任。”曾文远说。

积极改进教育方式

与法治教育相结合

针对依法开展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提升毒品预防教育效果问题,受访专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在莫关耀看来,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作涉及多个部门,应由国家禁毒委员会出台更加明确各部门职责和职能分工,以破解责任不清问题。在此基础上,亟须解决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的专职机构问题,可以在市(州)、县(区)禁毒办设立内部专门毒品预防教育机构,配备毒品预防教育专职人员,依法保障预防教育经费。

“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主阵地在学校,主渠道在课堂,核心的对象是学生。”莫关耀建议,解决师资队伍缺乏问题,首先可以建立国家级毒品预防教育专家委员会,各省、市同步建立专家委员会,以保证毒品预防教育的科学性、规范性和权威性。建立毒品预防教育师资库,可以由德育、历史、生命教育等多学科教师组成,形成毒品预防教育骨干教师网络。大力开展毒品预防教育师资培训,以保证教学的规范性和有效性。

“在目前不能够为每一个学生提供一本禁毒教材、每校开设一门禁毒课程的情况下,可以给学生提供一些教辅、课外读物、社会实践等。从解决师资问题的角度看,开发一套毒品预防教育的教师指导用书,可能是当下更为迫切的需求。”莫关耀说。

“有必要针对中小学生的身心特点和智力水平,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制定专门的毒品预防教学材料,使学校毒品预防教育更加制度化、专业化和系统化。”曾文远说,积极地将禁毒元素有机融入语文、历史、化学、生物、思想品德等课程,发挥渗透教学作用,充分利用各种考试机制,将毒品预防知识纳入中考和高考范畴。

曾文远认为,还应该改进教育方式,尊重中小学生的主体性,以互动性教学(如头脑风暴、角色扮演、游戏等)和实践性教学(如参观禁毒教育基地)作为中小学毒品预防教育的主要方式。

汤建彬建议,毒品预防教育,在教学内容上应与时俱进,以传统毒品为起点,以新型毒品为重点,配置真实的案例,让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提高中小学生的警惕性,同时注重与法治教育的有机结合。

他说,在课堂教育中,可以邀请禁毒一线的公安民警、毒品领域专家等走进课堂。学校毒品预防教育的真正落实,还需要公安机关、司法行政部门和卫生行政部门等给予帮助和支持,才能充分汲取禁毒斗争中的经验,呵护下一代健康成长。

“对于中小学生的毒品预防教育效果,必须尽快建立评估体系,可以由第三方采取随机访谈、问卷等方式进行调查,予以量化评估并提交国家禁毒办作为考核依据,对于教育效果不好的中小学校实施一票否决。”莫关耀建议。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blink id='oCCFwo'><acronym></acronym></blink>
<strike></strike>
    <big id='eJX'><sub></sub></big><listing id='GsbjrBH'><pre></pre></listing>
    <ol></ol>
    <sub id='XSxBbOAF'><var></var></sub><bdo id='DbxNyiW'><abbr></abbr></bdo>
    <base id='keXYrcpL'><samp></samp></base>
    关闭